維繫了近60年“姻緣”的中石油蘭州石化,終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情危機。近日,蘭州市環保局突然“發難”,向媒體發佈罕見通報,直指這家央企不履行社會責任,要求其向蘭州人民道歉。相關媒體表示,蘭州官方的措辭之嚴厲,為歷年所罕見。
  對於蘭州石化反指的蘭州官方發難之舉意在搬遷“逼宮”,蘭州市市長袁占亭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這不可能,政府也沒有權利這麼做;蘭州市儘管一直在推動蘭州石化搬遷工作,但絕不可能去和蘭州石化溝通。
  反腐之後影響力日顯頹勢的中石油,巧遇前所未有的大氣污染整治力度。據說2012年起,蘭州市乃至甘肅省就“打響了治理大氣污染攻堅戰”,而蘭州石化成為當地監管的重中之重,設置專門設備實時監測,還派出了駐廠監察員。對此,作為連續多年全省第一利稅大戶的蘭州石化感覺不爽,“他們一天能來好幾撥人,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
  霸氣不再的蘭州石化,依然很不識相地在蘭州的上空“泄氣”,去年8月以來,相繼發生了4起環境污染事故,其中2起是乙烯側漏著火和氨氣泄漏,2起因設備故障導致火炬氣冒黑煙。
  這家不能適應婚姻反目的央企分公司,至今還認為,“幾萬人的大企業,不可能不出現一點生產故障或事故”,當地之火冒三丈便可想而知。此次發難,不論背後還有多少利益糾葛,但這種以環境保護為利器的公然叫板,還是收穫了民意,更向外界傳遞了地方政府不願向利稅而妥協的姿態,給央企這個“皇帝的女兒”敲響了一記不許撒嬌的警鐘。
  但是,蘭州官方要求對方“向蘭州人民道歉”的訴求,似乎對蘭州石化入駐蘭州、被嬌生慣養到今天的歷史,並沒有仔細梳理過。要說蘭州石化的“撒氣”給蘭州民眾帶來了傷害,責任都在蘭州石化,恐怕多少有失公允,應該向蘭州市民道歉的,當然還包括在漫長的甜蜜婚姻中曾經陶醉過了的當地政府,以及監管長期以來效率低下的職能部門。
  作為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作為環境污染的主體,蘭州石化多挑些責任是必須的,但都由它獨家來挑也不盡然。眼下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應該是法治。這也是一級政府部門處理社會矛盾的基本依據,而不是比誰在道義上更優越些,比誰的手腕力氣更大些。
  諸如中石油這類的央企,從地方政府求之落戶不得的一紙批文難,到聯姻之後伴隨著當地GDP高速增長的PM2.5數值同比攀升,這種婚姻關係的尷尬,未來將隨著政府執政理念、民眾法治觀念的同步提升,而日益顯現出更多的矛盾衝突。蘭州市職能部門發難蘭州石化,只是一個具有標誌性意義的開端,它積極的方面在於,終於有了敢於撕下臉來的政府部門,終於將民眾生存環境的安全擺在了GDP的面前。這對那些還在央企落戶的穩增長、一紙批文的“吻增長”中苦苦追求的許多地方政府來說,無疑是一盆最現實的冷水。
  蘭州政府與蘭州石化之間的這場衝突,如果能夠刨開民意的裹挾,真正在法治的途徑中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才有可能真正具備範本的價值。只有建立在法治秩序上的翻臉,這場發難才不至於淪為一場僅僅停留在“社會責任”概念上的口水仗,才不至於俱敗俱傷。
  (原標題:向蘭州石化發難,需要道歉的還有誰)
創作者介紹

衣櫥傢俱

rb60rbhq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