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天,384次……一群年輕人對一位老人的堅守。91歲的邵霖,是一位生活在杭州的獨居老人,身體原因,每周他都要到醫院做三次透析。以前,常常由於天氣等原因中斷,但是從去年8月開始,他再也不用擔心了,因為一群年輕人的加入,老人有了一支自己的接送小隊。
  這12個人,與老人素不相識,他們來自同一個單位,省人民醫院腎臟病科。為了確保老人的接送,大家排了值班表,到昨天,也就是11月11日,恰好192天、384次。如今,邵大伯的心態身體狀況越來越好了。老人常說,這要感謝這群年輕人。但這群年輕人卻說,他們也要感謝老人。
  獨居老人一下子有了12位子女
  昨天中午12點,浙江省人民醫院腎臟病科的沈泉泉醫生放下手頭的工作後,匆匆吃完午飯,然後跳上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拱墅區上塘街道的“愛心老人之家”,這是一個敬老院,91歲的邵霖就住在這裡。“邵大伯,我來接你去做透析了。”怕老人聽不清,沈泉泉大聲地說。看到熟悉的面孔,老人笑開了花,“哎,好的,好的。”
  來到醫院,沈泉泉扶著老人進了血透室。一直到下午五六點,等做完血透的老人體力有所恢復之後,沈泉泉又打車把老人送回了老人之家。
  其實,邵霖也有一個女兒,但是不在身邊,根本照顧不到。退休後,老人每個月3000多元的退休金,4年前,腎病加重,老人不得不靠腎透析維持,醫葯費醫保可以報銷不少,但老人的餘錢並不多,一周三次的透析,他都要靠自己一個人走路或者坐公交車去醫院。颳風下雨的時候,就不能夠按時前去做透析。儘管離醫院只有20分鐘左右的公交車程。但是,老人每次做完透析之後都會非常虛弱,上下公交車對他來說都是一件難事。
  直到遇到了沈泉泉等12個年輕的醫生護士。“每次看到老人顫顫巍巍獨自離去,大家都十分擔心。老人家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有好幾次摔倒了半天都站不起來。”沈泉泉告訴錢江晚報記者。
  他們開始接送老人做透析。在這群年輕人的幫助下,老人的治療很順利,現如今,在敬老院,大家都開玩笑地說,“老邵一下子多了12個子女。”而說到自己的“兒女”,老人也很滿足,“不是親生勝似親生,多虧了他們……”
  192天384次愛心接力,還在繼續
  12名接送隊員中,1名博士,其餘均為碩士,被譽為“高大上”的接送隊。而與邵霖老人結緣,在這12個年輕人看來,這或許就是緣分吧。
  故事開頭是從腎臟病科的年輕醫生任燕開始的。去年八月,一次偶然的機會,任燕發現邵老住的地方離她家很近,於是她在老人結束透析離開的時候順路打車將老人送回了家。
  這次的“順路車”,任燕發現邵老是一個獨居老人,而且經濟有點困難。任燕悄悄聯繫了科室里另外兩名同事周美玲和沈泉泉,三個人開始主動負責起接送老人的任務來。
  每周二、四、六,中午12點去接,傍晚5點半之後再將老人送回。一周3次的接送,堅持了一個月多之後,讓本來工作繁忙的三個人漸漸有點力不從心。於是,他們向科主任何強求助。“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我們最後決定,由9名年輕醫生作為主力,外加主任何強、護士長沈華娟、護士周美玲作為機動隊員成立了愛心接送隊。”
  接送老人的打車費用則從科室60多位醫護人員的獎金費用中支出。為此,他們還根據每個月醫生的值班情況專門制定了接送老人的排班表,確保老人每次透析都有人接送。
  這一切,讓邵老伯很感動。“我這個人不擅長表達的,但是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們。”
  如今,老人的心態和身體都有了很明顯的改善,去年年底,邵霖老人還因為高壽和身體狀況好,在省人民醫院數百名透析病人的“評比”中獲得了“長壽獎”。
  希望能有熱心的哥或公司定時接送
  其實,在接送老人的過程中也發生了一些讓人後怕的事情。
  一次科室會議上,一位參加接送的醫生說了一件後怕的事:那天下著雨,不知是地滑,還是邵爺爺體虛,人從車裡剛跨出就往後仰,幸虧接送他的醫生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這位醫生當時嚇出一身冷汗!
  現在,在接送排班表中增加了註意安全的內容。“如果在接送過程中出現了意外,接送的醫生要馬上判斷病情。除了現場的急救措施外,更要立刻撥打120,到就近的醫院處理。” 何強說。
  採訪中,錢江晚報記者也發現一個問題。比起安全問題,接送老人的交通問題成了科室醫護人員的心病。
  因為接老人的時間是在中午12點左右,送老人回家的時間是在下午5:30到6:30之間。“中午還好一點,但晚上是特別堵,打的更是不好打。尤其是冬天天氣冷,邵老伯從醫院出來就要在門口的冷風中等上十幾分鐘才能打到出租車。我們曾想過聯繫幾位出租車司機一起接送老人,但是由於各種原因都被婉絕了。” 何強說。
  為此,12個年輕人也有一個心愿,希望有熱心的哥能加入到這場愛心接力,根據老人的治療時間定時接送,打車費用,仍由浙江省人民醫院腎臟病科支付。
  (原標題:91歲獨居老人和他的“私人護衛隊”)
創作者介紹

衣櫥傢俱

rb60rbhq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